新文娱、新消费、新青年,一手原创深度商业报道

首页 > 城市OurCity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2021-03-04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导视设计的学问往往藏在一些微小之处,讲究「四两拨千斤」。


作者 | 江婧怡


上周我们推送了一期关于导视系统设计的文章《设计「方向感」》,最后一个疑问是怎样的导视算是好的导视。


一些标准是公认的:能合理高效地完成指路任务;清晰可辨,所见即所得;需要时才出现,不过分打扰;呼应空间的气质,能合宜地提升美感。而如何高效、如何清晰、如何既和谐又体现个性,导视设计的学问往往藏在一些微小之处,讲究一个「四两拨千斤」。


在导视信息密集的地铁站中,我们偶尔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西安市地铁行政中心站,“凤城七路”与“西安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没有右对齐 。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图源:知乎用户“haruui.68”

天津市地铁长虹公园站,为强调当前站而放大“长虹公园”的字号后,各站名的间距关系变得不一致,整体显得拥挤、杂乱。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图源:B站UP主“一万也”

上海市轨道交通8号线,“人民广场”的换乘箭头标志偏离对应椭圆的中轴线。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图源:微博用户“不快乐市民09220326”

杭州市轨道交通1号线,为了保证左侧的对齐,“客运中心”左侧的几个站点名间距不同,疏密不一。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图源:微博用户“佑佑桃子”

乍一看都没什么问题,该标注的信息似乎都标注上了,但总有些地方对不齐、间距不一,最终导致标识的易读性和美观性下降。所谓不是不能用,就是不好用,也不好看。


此处强烈推荐日本儿童美学教育节目《啊!设计》的排版之歌,下图所示的案例清晰展现了一个地铁线路标识如何从能用到好用好看。长短不一的站名按自然的方式排版时,人们阅读需要处理至少两个信息:模块的大小关系和文字本身。统一模块的尺寸后,只可以直接处理文字信息了。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排版对标识的功能实现有重要的决定性作用,字号、字体、颜色、间距、文字与图标的比例关系等等都会影响到标识的可读性。要指示方向,就放大箭头;要强调区别,可以借助色彩;要让更多的人理解周围环境的信息,用数字、图形指代的效果明显优于文字。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香港地铁是一个出色的例子。


提起港铁,很多人首先想起的会是各个站点由马赛克瓷砖拼贴成的大面积色彩墙:蓝色的金钟站,深红色的中环,黑黄搭配的尖沙咀,彩虹色的彩虹站,黑底点缀银光的钻石山。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颜色在标识系统中的作用远不止好看,较文字而言,色彩虽然能承载更少量的信息,但表达效果是更简单直接的。上世纪70年代,经济蓬勃发展的大都会香港实际上仍有不少民众目不识丁,加之大逃港的背景下,大量教育水平不高的偷渡人口涌入,作为大众交通工具,色彩区分是能让更多人看懂的指引方案。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2航站楼去年起新添一条“彩虹路”,导视设计思路与香港地铁一致。路面跑道式的蓝、红、黄、绿四色标识,分别指引向室外停车场、机场城际/地铁、机场巴士乘车点、出租车乘车点。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除了颜色,人们记忆图形也快于记忆文本信息。比如上海虹桥机场的P6、P7两大停车库,其抛弃以往“字母+数字”的楼层标记方式,采用动物和水果作为楼层的配套形象标识,便于旅客和司机找到方位。“你好,师傅,我在长颈鹿层。”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不过上海虹桥机场这种特别创新的标识设计还是比较少见的。通常情况下,国内尤其是交通枢纽的导视系统需要严格依据国标进行设计,比如2008年推行的《城市轨道交通客运服务标志》。


规定范围内,将各种视觉元素重新排列组合也可以诞生不同的感觉。以下来看国内几个地铁线路标志的设计。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北京轨道交通1号线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杭州轨道交通1号线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广州轨道交通1号线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重庆轨道交通1号线

可以看到,这些标识统一使用了颜色、方块、数字、汉字、英文五种元素,但呈现出的感觉却各不相同。


北京轨道交通使用的样式是国内目前最为通行的,路线代表颜色的矩形方块打底,强调数字,汉字和英文横排两行罗列在右侧。杭州轨道交通将圆角长方调整为正方形,并放大了数字,整体更显灵活。广州没有提取“1”这个同类项,仅是列举了线路的中英文信息。


重庆的设计是最与众不同,同时也是被更多人评价有设计感的。白色灯箱、竖向线路色带、弱化文字、更强调图形、色彩和数字,这不由让人想起日本地铁的标识风格。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日本新宿站内▲日本新宿站内

事实上,重庆的轨道交通1号线和3号线导视系统也确实是找了日本设计团队JDS。2018年,成都也找了同一个团队为轨道交通做导视更新。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白进黄出的色彩标识方案也是日系地铁导视设计的一个特点

去年开始,北京在一些地铁站也开始试用新一代的导向标识,最主要的改变是调整色块大小为更窄的横向矩形,也带有些微的JR特色。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图源:知乎用户“高坂琉璃”

比较遗憾的一点是,目前国内交通枢纽的标识通常只采用风格上更现代的黑体,而没有出现像港铁那样带有强烈城市气质特点的「地铁宋」。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地铁宋」属于明体(大陆称宋体)的一条分支,是一种带有浓厚书法气质的字体,1980年代末由港铁公司开创初期内部设计师之一柯炽坚开发。


柯认为,地铁是城市精神的表征,在香港国际都市的背景布下,明体能更好彰显中华文化的气氛。当然除了美观,地铁宋在功能性上其实也做了提升,圆润的笔划可以抵销路牌背光所造成的光晕错视。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地铁宋」是手工制版年代的特殊产物。自柯炽坚离开公司,社会进入数字时代,「地铁宋」的设计也随之停止了。


当年,港铁导视系统保持统一性靠的是一本1982年港铁出版的《标识设计手册》,其详细规定了关于字母间距、汉字间距、图形与字符的比例关系等指标。这套规范后来也影响了内地的国标制定。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目前西安也正在尝试在公共空间标识系统中使用风格化的字体,来体现古都的独特气质。其选用的是颜楷字体,并且每个站点都拥有独特的印章风格标识。

举例说明:什么是好的城市导视?

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哦

全部评论